對岸原po: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

 

對岸轉帖: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

---------------------------------------------------------------------------------------------------------

我購買的第一套凶宅大有來頭。

這所說的大有來頭並不是這個房子有多麼值錢。而是這個房子值錢的傳言是在是神乎其神。

這套房子坐落在繁華地段上面,本來價值應該相當不錯。

可惜03年左右房子的主人一家三口全部被入室搶劫的殺死在了房子裡面。

當時的傳言中說這一家三口死的很慘。男主人死在保險櫃旁邊,女主人死在了床上,而且已經被人**了。

最殘忍的是他們家的一個當時上小學的孩子,被罪犯把頭摁到馬桶裡不停的放水溺死的。而這個案子遲遲沒有破掉。

這一個房子也一直沒人敢問津。 

當時這個房子的繼承者也就是男主人的爸爸,找了工人準備把房子大肆裝修一下。

一來這樣可以忘記一下子嗣喪命的傷痛,二來裝修之後他其實也希望出粗或者出售出去。 

他找了幾個農村剛來城裡的農民工,並沒有交代說這房子死過人。

談好了價格,就讓幾個民工住了進去,日夜趕工,白天做一些動靜大的活,晚上則做一下粘黏的小活。 

白天一直都是相安無事的,裝修的進程很快。

估計給的價錢也不低。工人們幹的也挺開心的。 

然而怪事卻在晚上發生了,當晚住在這套房子裡的三個民工一覺醒來之後居然睡在了樓道外面。 

三個民工對為什麼會忽然睡到了外面毫不知情,也很奇怪。

很多人一定會認為可以用夢遊來解釋。可是即便是夢游,也完全沒可能三個民工一起夢游,並且最後都選擇睡在了一個地方。 

所以一時謠言四起,幾個民工也從鄰里間聽說了這間房子一下死過三個人。都不敢再從這裡幹了。 

那個老頭(男主人的爸爸)好說歹說估計漲了一些錢,並且給三個人都在外面找了招待所住他們才肯繼續在這裡幹下去。

但只能白天幹活。 

可是自從那晚過後,白天已經開始出現怪事了。

工人的工具會離奇的到處亂竄,卻誰也沒有動過。而且據鄰居說,這個房子晚上會莫名其妙的亮起燈,跟有人住似的。

一開是鄰居還以為是工人們在裡面,後來才知道工人們已經搬出去了。 

這些事說嚇人也嚇人,但卻也沒有威脅到人身的安全。

所以工人們為了掙錢,依舊急忙趕工。只是每個人都更加小心了。 

裝修差不多已經進行到三分之一了。一切都還算順利。

可是有一天工人忽然都一起找到老頭,說無論怎麼樣也不幹了。

老頭問起,工人們都說他們晚上在招待所住會成宿成宿的做夢,夢見幾個看不見臉的人圍著他說沒有床睡覺了,你讓我睡地板上?? 

農民工本來就比較迷信,這下一聯想到房子之前發生過慘案,這下是再也不敢幹活了,直結了特別少的錢就都走人了。 

老頭很鬱悶,但他思子心切,聽工人說的意思是自己兒子一家並沒有投胎。

所以老頭很想再見兒子一家,當晚自己就住了進去。 

然而更讓人不寒而慄的事情來了,第二天,老頭居然死在了那間房子裡面。

就直挺挺的躺在地板上,過了好多天才被鄰居發現的。屍體早就已經臭了。 

後來聽一些人說,老頭是被兒子一家拿去當床了,橫死的冤魂是六親不認的。 

我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否可信。但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他還是稍微懂一點的,當時我正想做生意,卻苦無本錢。

這個朋友就給我出了這麼一個主意,讓我去把這間房子買下來。 

當時本來我不肯的,但是朋友說的好像挺像那麼回事的。

我也是實在想做生意賺大錢。就抱著賭一賭的心態跟老頭的一個女兒談了談。

110多平的房子,市價當時大概也是40萬不到,我只用了7萬多一點點就買下了。 

買下之後我其實也心裡沒底,朋友讓我買了三百斤大米,儘量把這間房子的地面都鋪上米粒。 

然後等了三天,他又叫我買了很多公雞,必須是那種還沒配過母雞的公雞。

放血,把血潑到整座房子的門窗上。然後就讓我繼續等待了 

我就這麼忐忑的等了好些日子,我朋友就告訴我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我就跟著朋友回到房子,一推門進屋的景象差點把我嚇哭了。 

雖然我並不是無神論者,但是我也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過這種東西。 

我進屋看見的是,所有窗戶上,門上,都是無數個血手印。

然後牆上也有很多。像是一個人把手摸到我之前潑的雞血上面,不停的到處抹一樣。 

朋友說之前的那些冤魂現在已經魂飛魄散了,他用的是一種窒息的方式。

也就是把冤魂困在房子裡,然後無處可躲,讓鬼仿佛窒息一樣。最後只能魂飛魄散。連鬼都做不成。

朋友說這是一種非常惡毒的方式,但也實在沒有辦法。因為如果用別的方法,想要除去這些冤魂實在太困難了。 

我對他說的話不置可否,但是眼前的手印告訴我,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 

最後朋友說這房子乾淨了,我可以把我現在住的房子賣掉,然後搬進來。 

話雖然說是這麼說,但這剛死過人我怎麼敢住啊。 

心想著先放一段時間再說吧,因為這件事,我請這個朋友吃了一頓大餐。 

很晚才到家,剛到了社區門口,正往家裡走呢。 朋友電話就追來了。

他的聲音很急切,說他白天看錯了,還有一個小鬼和一個老鬼還沒除掉。 

恐怕我們倆進去的時候已經附在我身上了,他叫我千萬要小心躲著領著小孩的大人。 

無論是什麼樣的,千萬不能接近。 說完我渾身就打了一個機靈。 

趕緊看向四周,幸好並沒有什麼領著小孩的大人。 

時間都已經快半夜了,社區出了亮著燈的超市和麻將館哪兒還有人? 

不過心裡還是害怕啊,一路走到家,每一步都是戰戰兢兢的。 

好不容易打開家門,我急忙關上門就立刻癱軟到地上了。 

我給那個朋友打電話,想報個平安什麼的。其實我也就是心虛,想聽個人說說話我還能平靜點。 

朋友告訴我到家就好,叫我睡覺的時候不要蓋被,只能蓋床單。

如果晚上聽見任何響動都不要去看,只要蒙頭大睡到天亮就什麼事都沒有。 

聽他說的舉重若輕,我都嚇的不行了。早知道這麼嚇人我打死也不買這破凶宅了。

我讓朋友過來陪陪我,他說這種小事沒必要興師動眾的,照他說的做就什麼事都沒有。 

我放下電話就鑽到了床單底下,我還頗有預見性的準備了一個空的礦泉水瓶,萬一尿急的時候也可以應付一下。

按照朋友的說法,躲在床單底下鬼就看不到我了,它看到的就只是床。

我不知道這些歪理邪說是用什麼來做憑據的,反正我是不敢挑戰權威。 


這一宿我根本沒睡覺,戰戰兢兢的等到了天大亮,外面能聽見鳥叫了。

我才敢冒出頭。環視了一下趕緊隨便套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來。 


中午的時候,我才敢回來。回想一下昨晚其實什麼詭異的動靜都沒有。完全是自己嚇自己吧。 


可是我回到家裡,才發現朋友說的根本不是危言聳聽。借著陽光,我看見圍著我的床有很多的腳印。一圈一圈的像是圍著我的床在轉一樣。 

這些腳印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啊!

可是我昨晚明明沒有聽見任何響動,腳印就這麼詭異的冒出來了,這下我是完全信了我朋友所說的了。趕緊跑出門打個車就去找他了。

找到朋友,跟他說了腳印的事情。朋友安慰了我半天,我才稍微平靜了一些。 

而後朋友說要幫我把我身上的兩個鬼趕出去。我感動的痛哭流涕啊。 

之後所謂的驅鬼儀式並不像電視演的或者那些大神傳的。 

朋友找了一個繩子,把我倒著掉了起來。然後用一個小木板不聽的敲打我的全身。 

我的手機啊鑰匙啊什麼的都從兜裡掉了出來。 

大概過了差不多十分鐘,我腦袋已經充血的受不了了。朋友才把我放下來。 

又給了我一把硬幣,讓我出去花掉,一枚也不許剩。 

花錢倒是容易,我去了超市隨便買了點什麼錢就花光了。 

只是我心裡面覺得很不解,這算是什麼驅鬼儀式啊。一點都不正經。 

花完了錢再回去的時候,朋友已經準備好了一盆水等我了。 

我剛進屋就把我拽到廁所,從頭淋到腳,水巨他媽涼,我就開始不停的打噴嚏,一個接一個,根本止不住。 

朋友就一直站在我旁邊抽著煙看我,本來我還想抱怨的,一看他挺凝重的表情,我就不好意思說什麼了 

好一會兒噴嚏才打完了。朋友才給我遞了根煙告訴我。
打我的那個木板是鞋拔子(一種老物件,不認識的可以百度) 

據他說用年頭很久的鞋拔子打一個倒立的人,這個人的魂魄就會很可能從天靈蓋被震出來。 

這樣做是為了震那兩個鬼,讓他們附在我身體的力量小一些。 

而我花出去的硬幣,則都是廟裡的功德錢。(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具有一定的法力,花出去的時候,可以把身體裡的一部分邪氣帶出去。 

最後淋在我身上的水就更簡單了,是童子尿和淘米水。等我打完噴嚏,那兩個鬼混已經從我的七竅被我徹底的噴出去了。 

說完朋友就不懷好意的看著我笑,我沒勇氣問童子尿是哪兒來的,不過我看他的表情我就能想到了。想想就很噁心,可是為了自己的命,也只能這樣了 

我不知道他這套驅鬼的方法是誰教的,雖然看著不怎麼靠譜,但是我也就認識他這麼一個人懂行的人。

我不信他,我也實在找不到高人了。 

這個事過去之後我就沒見到床邊的腳印,而且再去那套房子的時候,一進屋的那種陰涔涔的感覺也消失了。 

又過了倆月,我見那個房子還真挺安生的,我也就鼓起勇氣住了進去。

頭一個星期,我是拉著這個朋友一起住的,一來是給自己壯膽,二來可以接接他的仙氣。

而我之前的那套房子被我租了出去,租金還可以。起碼生活是穩定下來了。 

見有利可圖,我就打算再用這個辦法再弄幾套凶宅,我尋思用這些凶宅去抵押貸款,我就可以做更大的生意了。

創作者介紹

我們賺的不多但可以給的很多!(第參間)

熊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