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別墅是在一個度假村裡面。三層樓,第三層其實只是閣樓,並沒有太大的面積。別墅的主人是個房地產公司的老闆,在當地很有

名。

事情的起因也很古怪,這個老闆也許是發多了不義之財。加上本人也很迷信。

所以一直很喜歡這些開光護身辟邪的東西,按理說這些東西常在身邊,必然百無禁忌。

可是這個老闆從泰國花了30多萬買了一個據說是當地大師開光的翡翠佛墜之後,怪事就開始發生了。

先是這個老闆在度假村度假的時候經常夢見會有人要來搶他的翡翠佛墜,而且基本每晚必夢。

幾次下來,老闆很是恐慌,就把翡翠玉墜送給了他的一個跟了他很多年的保鏢兼司機。

這個司機也不知道是否對老闆的噩夢知情,反正他是把玉墜帶了起來,沒成想沒幾天這個保鏢居然吞玉墜自殺了,而且竟然就死在這個

別墅裡。

本來我並不想去看這個宅子的,一來是別墅的價格都太高,二來,也不太容易轉手。 

無奈那段時間實在是閑得發慌,有個宅子看總是要比空等強的。 

所以我和朋友還是選擇去看一看。 

宅子所在的城市不大,算是二線城市的末流了吧。不過任何地方都有富人,二線城市並不太影響這些富人購買奢侈宅院。

別墅區在市郊的位置,周邊還有一個不大的高爾夫球練習場。 

我和朋友到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這麼遠。下了飛機先去了賓館,然後打車到這個別墅區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幸好之前就聯繫到了這個老闆,他的一個員工在等我們。 

簡單的交流了一下,發現這個員工做不了主,他只能負責帶我們看一眼房子,並且把房子維持在一個他的老主機板之前交代的價位上。

所以談了一會兒,我就覺得這不太現實。房子即便死了人,價格也沒有降低多少。 

這樣下來我們沒有任何利益可圖,加上本來就是晚上,我也不建議這個時間去看房,萬一房子有什麼問題,我們這麼冒然進去,就是白

白犧牲了。 

不過既然到了就只能在這個度假村睡一晚上,房間價格貴的很離譜,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第二天上午我們就跟著那個員工去看房子。 

別墅裝修的還挺有藝術感,就是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大。 

外面看起來是三層,結果實際能住人的只有兩層。第三層是一個只能貓著腰進去的小閣樓,撐死放點雜物什麼的。

我和朋友樓上樓下轉了一圈,朋友走走停停的看,我就在另一旁跟那個員工隨口聊天。 

聊天的內容是圍繞那個已經死的保鏢的。 

這個員工看起來人還是比較實在,只是估計老闆走之前交代了什麼。 

說到那個保鏢就吞吞吐吐的。 等到朋友看完,我也沒問出來什麼。 

只能跟他約了個時間再談,就先和朋友扯了出來。

出了門我就問朋友感覺怎麼樣?朋友說挺好的。 

我說挺好的是有多好?朋友說還真看不出來什麼。可是這個別墅,讓人感覺很彆扭。 

我聽聽見他這麼說,心跳就開始加速。 不過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有多大的問題。 

我問他哪兒彆扭? 

朋友嘖了一聲說這個別墅這麼大,可是為什麼沒有廚房?

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剛才在房子裡面轉的時候似乎真的沒注意沒有沒有廚房了。 

可是我覺得這也應該是正常的,一個度假別墅,沒必要非得有廚房。 

度假村裡本來就有很多個高中檔飯店,況且來度假的人是來休閒的,想必是沒人願意做飯的吧。

我把我的想法跟朋友一說,朋友先是點頭,然後就開始搖頭。

他說的確度假村沒有廚房是正常的,一個房子鑒別陽氣的一個最基本的方式就是看有沒有立火(就是有沒有開始生火做飯)。

現代生活倒是對這個概念比較模糊,但是在古代,沒有立火的房屋基本就是空房了。 

這個細說起來比較繁瑣,往簡單了說,就是這個房子裡面沒有人味。 

所以我們會發現,很多的靈異事件都會發生在賓館裡。 

其實也是這個原因,有人味的地方陽氣會慢慢盛起來,除非的確有髒東西,否則一般無害的遊魂是會被人味沖泡的。 

這個我在之前已經講過了。 

朋友繼續說,剛才我們去過了。房子看起來除了人味不大之外一切都正常。 

那麼這樣一說,那個死的保鏢並沒有怨念作祟。這就又有兩個問題,如果那個保鏢的確是死在了那個屋子裡。 

那麼第一,那個保鏢是橫死的,必有不甘。而他死又不久,也沒有外力干擾,這個房子又沒有廚房。魂魄不可能這麼快就散去。 

第二,保鏢是真的陽壽已盡,這倒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

可是那個老闆作為一個商人應該還是會唯利是圖的,不可能因為一間沒有任何問題的房子打折賣給我們。

那麼如果他找高人看過了,並且高人解決不了,那麼我們買下來就是自己給自己挖墳了。

說完朋友就看著我,半天沒說話。 

這麼被他一看我就有點發毛,連忙問他是什麼意思。 

朋友說,要不我們晚上去做個試驗? 

我一聽就急了,這樣的試驗我們倆已經做過太多回了。就沒有一次能安安穩穩過去的。 

朋友說這次的試驗很簡單,我不去也行。 

他說完,我尋思了一下,他說的這麼輕描淡寫的,這回總沒事了吧。 

反正我一個人回去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就跟著去看看熱鬧。 

朋友見我同意,就帶著我簡單的去準備了一些東西。 

這些東西很常見,但是組合起來我又完全不懂是什麼意思。 

我們先去超市買了一個很大的瓷碗,這個瓷碗是朋友敲敲打打在耳朵上聽了半天才選定的。 

接著又買了一大把筷子,一根一根的挑了半天。 

用瓷碗盛了一碗水,臨睡覺之前放在了我們住地窗外的牆根下面。 

又過了一晚上,白天朋友把那碗水小心翼翼的捧進來。 

告訴我今天晚上就看著這杯水的了。

當晚,我來悄悄默默的又溜回了那個別墅。 

一路上因為捧著這碗水走的出奇的慢,所幸現在也不是度假的季節,度假村並沒有什麼人。 

朋友打開了別墅的一扇窗子,告訴我這是他那天特意留的。叫我先鑽進去,把他的碗接過來,他再爬進去。 

簡單的幾個動作,因為這杯水的原因累的我夠嗆。 

因為水基本是與碗齊平的,朋友又交代一滴也不能灑出來。 

所以我就是幹捧著也是很耗費體力。

朋友先讓我捧著碗,然後他就開始在別墅裡面亂竄。 

我的胳膊是在是有些受力不住,我就想把碗放到地上。 

還沒等貓下腰,朋友就喊我千萬別把碗放到地上。 

這樣一來我又要往回收力,這可***考驗對肌肉的控制性。 

幸好我也是足夠小心,水沒有灑出來。 

等到朋友過來接過碗的時候,我的兩個胳膊已經麻到快沒有直覺了。

朋友也是一步一停的捧著碗,走到了別墅的一個角落,把碗輕輕的放在了地面上。 

然後把一根筷子橫著搭在了碗沿上。 

就拉著我撤退了。 

回去的路上我才想起來,媽的不會有攝像頭吧。 

一邊往回走我就一邊來回張望,幸運的是這個別墅區似乎安保設施並不完善,只有在每個小路的路口才有攝像頭,我們倆翻窗入室的過

程並沒有被拍到 

第二天天沒亮,朋友就把我叫了起來。又帶著我悄悄摸了回去。 

翻回到別墅裡,我倆就一起蹲在那個碗旁邊。 

朋友不動,我也就不敢動。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們倆在等什麼。

過了十幾分鐘的功夫,朋友一看手錶,跟我說句時間差不多了。讓我留點意。 

我這才反應過來他可能是在等天亮。

天亮的很快,我集中注意力盯著碗半天,稍不留神看窗外,再回頭的時候天已經亮開了。 

朋友也一直皺著眉頭看碗。可是直到窗外都能聽見麻雀叫了,碗也沒有任何變化的徵兆。 

朋友就咦了一聲,歪著頭左看右看了半天。 我想問他是怎麼回事,又怕誤了他的什麼方術。 

只能一直憋著。 

朋友又看了一會兒,就叫我跟他又從窗戶跳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朋友一直在奇怪,說他雖然並不是什麼所謂的高人,但至少這些方術的使用上並沒有這麼失敗過。

本來他今晚是想看看那個保鏢究竟是怎麼回事的。 

據他說,水是所有自然界裡最有靈性的東西(科學上也是認為水是人類生命最重要的元素,我一直認為,目前科技能解釋的事情就叫做

科學,不能被解釋的,就叫做玄學。

事實上也許並不是玄學有多麼高深莫測,只是現在人類的科技還不能理解而已)朋友盛的那晚隔夜水是有說頭的,夜露和晨露是陽間最

接近陰間的水了,相比較來說,比單純的水還容易通靈。

他把碗放到了那個別墅正南的位置,放了一宿,如果那個保鏢真的死在了這個屋子裡,除非他真的是被地府收走了,否則無論如何都能

從水上面發現他存在的痕跡,即便高人感覺不出來,看不出來,但比人體敏感的水是不可能發現不了的。 

而那根筷子,是用來在天馬上亮那一段時間內沾了水舉高等著水珠自然落下,水珠飄向的位置,就是那個魂魄所在的方向。只是連那碗

水都沒有任何反應,這一部分就沒必要在做了。 

朋友一下講了一大段話,我還一時半會沒有消化得了。 

我想了半天,才大概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按照他的說法,保鏢是橫死的話,魂魄卻不見了? 

那這是怎麼回事? 

我問朋友。 

朋友,陰著臉想了半天,說如果這一切都是成立的話。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保鏢的魂魄被某個人收走了。

聽朋友這麼一說我也嚇了一跳。 

這個假設實在是有些離譜了。難怪朋友表情這麼陰鬱。雖說這種牛鬼蛇神的東西我並不太懂。

但看他的表情我就覺得事情可能要大條。 我問朋友接下來怎麼辦? 

朋友也犯嘀咕,說現在的狀況來看吧,如果那個保鏢的魂魄被收走了。 

那麼收他魂魄的人具體牛B成什麼樣子,我們根本想像不到。 

如果他心情不好,轉過身再想收幾個,咱倆恐怕就交代在這個房子裡了。

我心說得了,聽朋友這麼一說這一趟是白跑了。 

回到住地倆人就準備收拾收拾第二天打道回府了。當天晚上朋友自己在床上琢磨了一宿,反正我也幫不上忙,我乾脆就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臨走的時候,朋友還有點不甘心,就給直接給那個老闆打了個電話。

也不知道跟老闆嘀咕了什麼,那個老闆居然讓我們先別走。他一會兒就過來跟我們聊一聊。

我吃驚之余就問朋友他跟老闆說什麼了。

朋友說在床上想了半天,要說收小孩的魂魄是可以去煉小鬼的,恐怕很多恐怖小說或影視劇裡面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可是這成人的魂魄已經和軀體基本融合了,並不是輕易就能被勾搭走的。

何況把魂魄勾出來了,怎麼存放也是一個問題,更重要的是,這東西並沒有什麼大用。 

相傳古代連兵器的時候是可以用魂魄鑄劍的(幹將莫邪的故事人盡皆知了吧),而且後來很多道家也可以用魂魄煉丹。

只是多用的是動物的魂魄。很少會涉及到人的。

朋友說他想了半天,覺得問題就在那個玉墜上面。 

而且這個玉墜來路不正,這個老闆八成是被人黑了,買了一塊有問題的玉回來。 

只是這個玉的具體問題他也不太清楚,得看了才知道。 

所以他給老闆打個電話,胡謅了關於那個玉的幾句瞎話。那個老闆到是挺有興趣來聽一下。 

所以叫我們別走,等他過來。

本來我是挺著急離開的,畢竟這個事連我朋友都害怕了,我哪兒有不落荒而逃的道理? 

可是聽他這麼一說吧,我又很好奇。想看看那個噎死人的玉就竟是啥樣的。 

沒多長時間那個老闆就來了,打個照面到沒我想像中的那麼市儈,只是很可惜,那個玉他沒帶來。 

進屋簡單聊了幾句,話題就說到這個玉上面。老闆也簡單講了一下關於這個玉的來歷,據他說是他從泰國的一個商人的手裡買來的。

再多,他就不講了,一看就是有所保留。我估計他是怕我們因此再壓房價什麼的。

這樣聊下去估計也沒什麼必要了,朋友又簡單的跟他忽悠了幾句我們就準備離開。

正準備出門的時候,朋友挺好奇的問一句老闆生意最近如何,是不是不太順利。 

這個老闆聽了明顯雙眼放光啊,趕忙問朋友知不知道解決的辦法。 

朋友搖搖頭,就背著包帶我出來了。 

那個老闆還想在後面追問的,朋友帶我走的很快,老闆在後面哎了一聲。 

就沒什麼動靜了。

去機場的路上,我問朋友。他咋知道那個老闆生意不行的。 

我尋思朋友肯定不是從什麼國家政策上面分析的市場環境,他這麼問肯定是有原因的。 

朋友說,他覺得應該是這樣,首先佛教在當時傳播的過程中,因為地域,人種,文化,等等等各種差異從教義,供奉、修行方式,早就已經產生了偏差。(具體自行百度,小乘佛教、藏傳佛教等等)所以有一些地方偏信的是類似於邪佛的這種東西。

據說,這種邪佛的供奉方式很特別,他們會選擇一個女孩,從小養大,等到女孩第一次月經初潮算起,每一周會安排一個童男和這個女孩發生關係。從女孩受孕不來月經的那一天開始算起。每天沐浴蛇血。

等到女孩生下嬰兒,把女孩殺死,讓嬰兒吃其肉。這樣之後,這個嬰兒就是它們這裡所謂的活FO

而那個女孩就被雕刻成雕像供奉起來。 

據說那個雕像要在每一個月十五的時候,吞一個魂魄。

而後會給供奉它的信徒一些小恩小惠(估計應該類似於保佑子嗣繁衍順利,莊稼成長順利等)。 

這樣慘無人道的宗教儀式,朋友也只是聽過傳言,並無力求證。

但如果用他的理論來講,一個怨念極大的冤魂,是不應該能有這樣的能力的。 

我問朋友,朋友就回答說不然。事實上人的信念裡相比較來說是很強大的一股力量,雖然我們看不見摸不著。

也沒有任何科學直接論據證明他的存在。但如果把很多人的信念集中到一起,還是會產生一種奇妙的反應。

這個簡單點的解釋說,我們有一萬人都相信面前的一塊兒石頭會辟邪,只要大家信念是統一的,並無雜質的,那麼這塊兒石頭就真的會

辟邪。

說到底辟邪的並不是石頭,只是所有人的信念而已(這也正好解釋了,本國某位領袖,為什麼在如今會被當成辟邪的神仙,並且真的可

以有相對來說一點點的辟邪作用了)

接著朋友說,我們亞洲尤其中國為甚,是有豐富的玉文化底蘊。

想必這個大家都清楚,不用贅述。玉具有辟邪護體的作用,據說佩戴夠時間的玉器會有靈性,能幫助主人擋災禍。

(如果你有一天發現你佩戴多年的玉器出現了裂痕,或是紅線莫名其妙的斷掉。據說就是幫你擋過了一劫) 

而翡翠是玉器的一個分支。 

朋友說他想了想,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那個玉佛墜就是那個老闆無意買了一尊上面所講的邪佛。

如果一塊成色很好的,具有很高工藝價值和文化價值的翡翠墜子,恐怕三十萬是拿不下來的。

想必那邊的人應該是急於出手,並且深知這個玉墜恐怖的地方。 

而這個老闆買到手之後,因為家裡擺放多有辟邪靈性開光之物,夜裡生夢,其實是想告訴他把玉墜去除。 

這個老闆果然害怕,隨手送給了身邊的貼身保鏢。這個保鏢最後陰差陽錯被吸了魂魄死於非命。 

這個老闆雖然逃過一劫,但運勢必定大衰。所以生意低落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恐怕這還只是個開始,重則是會傷及四肢的。

另外朋友還講了一點,就是但凡開過光的隨身物件,玉佩,金佛,車上面掛的求平安招財的東西。

如果是專程為你自己一個人求的,在你佩戴或是用過之後。記得不要讓別人伸手觸摸。 

摸過之後就靈性全無,失去開光的價值了。 

當然這只是他一家之言,我只是說出來給他家聽個新鮮。說我妖言惑眾什麼的,我就不值當了。

忘記補充一點,古玉什麼的儘量就別帶了。多是從墳墓裡帶出的玩意。具體原因就應會精神吧。不信的就聽個樂呵。 

這次經歷雖然沒什麼波折,但我還算是受益匪淺。起碼聽了朋友講了很長的相關的背景故事。 
只是這次仍然是白跑一趟,覺得還是很不甘心。 

所幸這個事完了之後,就有了兩個小宅子挨個送上門來。 

雖說裡面也是有一些東西,但卻也沒什麼危害。只是簡述一二,大家聽完當個談資。

創作者介紹

我們賺的不多但可以給的很多!(第參間)

熊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